二 1, 2013 - file 滑坡监测   comment No Comments

云南镇雄山体崩塌再敲安全警钟

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1月28日出现明显山体地质变化,开始发生山体崩塌和滑坡。目前,山体崩塌和滑坡呈进一步加剧趋势。灾害共导致35间民房倒塌、水塘小学和928间民房开裂,损坏耕地400余亩。所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。

镇雄县果珠乡“1·11”山体滑坡灾害发生后,镇雄县政府曾紧急下发通知,在全县范围内展开针对地质灾害隐患的拉网式排查,就当前地质灾害防治、排查工作提出具体要求。1月13日,镇雄县委、县政府对此项工作进行再部署,进一步强化地质灾害巡查排查、监测预警、群测群防和转移避让等防范工作,要求县、乡、村在地质灾害的防治中坚持预警、信息等措施前置,形成快速反应机制,做到防患于未然。也不知道镇雄县“拉网式排查”进行了没有?镇雄山体再崩塌,又一次敲响了安全警钟。

总要等灾难发生了,媒体曝光了,某些领导才会感到压力山大。前不久,石家庄市市长姜德果看到央视“焦点访谈”曝光注水牛肉,当晚就主持召开紧急会议,要求连夜行动,在全市范围内开展打击私屠滥宰专项行动,对违法者严打严查,不得让任何有问题的食品流向市场。表态之迅速,态度之坚决,行动之果断,让人简直不敢相信,丧心病狂的“注水牛肉”发生在姜市长的“治下”的石家庄。

姜德果市长的“打击私屠滥宰专项行动”实在在不新鲜。公众早已经很习惯,甚至有些麻木:几乎每一起公共危机事件之后,总有一次官方的“突击行动”。数月前,云南彝良县龙海乡镇河村发生滑坡事件,19人遇难。当时,国土部表态:将尽快启动“9·7”彝良地震灾区地质灾害详细调查,查明区域地质环境条件、地质灾害引发因素和隐患地段,编制地质灾害防治规划。国土部后来有没有启动“9·7”彝良地震灾区地质灾害详细调查,不得而知。就在三个月之后,发生在云南镇雄的山体滑坡事件证明,这种“头疼医头”的“突击行动”并不靠谱!

不能怪公众质疑“突击行动”的效果。很多时候,政府有关方面的“突击行动”,不过是官场的一种“规定动作”,真正用意是敷衍公众,平息舆论。当年,也是在石家庄,“三鹿婴幼儿毒奶粉”被曝光后,有关方面曾作出包括“对全国婴幼儿奶粉生产企业全面开展质量检查”在内的诸多决定。遗憾的是,全国范围内的乳企质量检查,并没有让“毒奶粉”销声匿迹。食品安全问题依然相当严峻。石家庄“注水牛肉”只不过是石家庄“三鹿婴幼儿毒奶粉”的翻版罢了。

亡羊补牢,犹未为晚。公共危机事件发生后,有关方面采取必要的补救措施,以避免更大的损失,这种做法当然必要。但是,“亡羊补牢”的终究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下下策。有效防止各类公共危机事件,还是要坚持“预防为主、防治结合”。各级政府部门,特别是各级安全监管部门,一定要改变长期以来滞后、僵化的安全应急管理模式,要主动作为,把过细的工作做在前面,建立起科学、常态的安全检查机制,从而编织起老百姓信赖的安全大网。当公共危机事件发生后,有关方面的“亡羊补牢”一定要动真格,一定要有切实的举措、实际的行动。如果只停留在口头表态,雷声大,雨点小,公共危机事件依然无法避免。

你可能也喜欢:

Got anything to say? Go ahead and leave a comment!